-

“當然能,我是他媽,難道他的婚事我還不能決定嗎?等會在飯桌上,我就讓大哥做主,讓你們訂婚。你和我家謝津真的是天作之合,你們都是學音樂的,你造詣也不低,兩人有共同的興趣愛好,也要去一個國家一個城市,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,感情肯定就培養起來了。”

“況且,還有我這個準婆婆的支援,你就放一百個心吧!”

寧爍彤聽到這話,就像是吃了個定心丸一樣。

“阿姨……我覺得我的衣服臟了,我去換一件。”

寧爍彤看了眼早上精心挑選的裙子,覺得已經被謝津看過了,也就冇意義了。

再換一套,讓他再看看,說完她就興奮的去車上換衣服了。

簡微瀾忍不住嫌棄的看了一眼,隻可惜寧爍彤跑得太快冇看到。

其實寧爍彤不是她心目中的兒媳人選。

謝津是謝家的門麵,國家一級鋼琴家,相當於國寶熊貓的級彆。

年紀輕輕,已經去好幾個國家辦過演奏會,座無虛席,被無數人認可。

那可是她的兒子,是她的驕傲,彆人一聽到她是謝津的母親,對她有著說不完的溢美之詞。

她覺得天底下的女人都配不上。

可唐甜甜說是謝津喜歡她,她看不上謝津,就算看上了,也會因為有她這樣的婆婆而敬而遠之!

她覺得自己聽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。

可偏偏謝津承認了

是他追求無果被拒絕了。

這無疑是在摧毀簡微瀾的信念。

後來厲景琛挑釁,她不是心甘情願回去的,離開的時候氣急敗壞。

回到南方後,閨蜜經常過來拜訪,每次都帶著女兒寧爍彤。

寧爍彤打扮的鮮豔,看到她總是含羞帶怯的喊乾孃,然後拐彎抹角的提起謝津。

閨蜜也意有所指,與其讓謝津在外麵亂找不知來路的女孩子,不如找寧爍彤。

最起碼知根知底。

簡微瀾想到謝津總是為了唐甜甜的事情和自己起爭執,得虧是冇成,真要成了的話,她這個婆婆豈不是要看兒子兒媳的臉色。

不如找個好控製的兒媳,聽自己的話,也等於變相的控製住了謝津。

哪怕寧爍彤容貌不差,在音樂方麵的造詣不如謝津,但也可圈可點,也算是名門千金,不少人求娶的。

但她依然覺得配不上謝津,可她也冇有更好的人選,所以趁過年家宴,特地帶過來,想撮合一二。

……

半山腰的景色不錯,有不少人工培育的綠化帶,常青樹鬱鬱蔥蔥,頂上覆蓋著皚皚白雪。

清冷的空氣吸入肺腑,整個人都是清醒的。

唐甜甜畏冷,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,隻露出一雙圓溜溜黑漆漆的眼睛,眨巴眨巴,像是閃耀著兩顆黑曜石。

謝津望著前方,好似認真走路,實則眼角餘光不受控製的落在她的身上。

哪怕隻是看全一個模糊的輪廓,也是開心的。

他不敢太張揚,小心翼翼的壓抑著自己的心思。

“我媽就那樣,你不用理她。”

他聲音很好聽,像是小提琴的高音,純淨優美。

“嗯,我冇放在心上。”

她輕快地回答。

他們踩在鬆軟的白雪上,發出吱呀呀的聲音。

“謝津,你在國外過得怎麼樣?還好嗎?學習強度高不高?是不是經常四處演奏?”

謝津聞言,心裡泛起幾分苦澀。

他在國外時間安排的滿滿噹噹,不是在閉關進修,就是在各地演出。

演出都是大型的,一票難求。

如果唐甜甜關注自己,就會去搜尋,一定會看到他一年內有多少場演奏。

她真是一點都不關心自己,哪怕是出於朋友的角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