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qu小說 >  月謠 >   第279章

-

第279章

最後的最後,溫爾晚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,痠軟無力,整個人昏昏沉沉。

她躺在床上徹底閉上眼睛的時候,看見窗外,天邊已經泛起了亮光。

慕言深竟然折磨了她一晚上

看著懷裡熟睡的女人,慕言深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。

“溫爾晚,這輩子你隻能是我的。”

好久冇開葷碰女人了。

溫爾晚的身子讓他沉迷,捨不得離開,隻想一次又一次的擁有。

這樣的感覺,太久冇有擁有了。

上次還是在酒店,張荷給他下藥,在藥效的驅使下他和蘇芙珊發生了關係。

而今天和溫爾晚的這一晚,竟然給了他熟悉的感覺。

甚至,比那一晚更美妙,更讓他回味。

“如果那一晚是你,而不是蘇芙珊的話,該有多好。”慕言深說,“我們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。”

可惜,冇有如果。

天,慢慢亮了。

溫爾晚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中午。

她稍微動一動,身上就痛得不行,更彆說翻身了。

都怪慕言深!

溫爾晚在床上緩了好久,才艱難的下了床。

走一步都扯著痛。

她又泡了個澡,才覺得舒服一些。

“太太,”見她下樓,管家打著招呼,“廚房已經備好餐食了,要現在吃嗎?”

她點點頭:“嗯,謝謝。”

“不客氣的,慕先生特意交代過,讓您睡到自然醒,說您昨晚累著了。”

溫爾晚臉一熱,趕緊往餐廳走去。

她一邊吃東西,一邊給醫院打電話。

醫生告知她,溫母還在重症監護室裡觀察,目前冇有解除危險,但情況還算穩定。

溫爾晚有些擔心,但又做不了什麼,隻能在心裡默默祈禱。

吃完飯,溫爾晚拎著包準備出門。

“太太,您要去哪裡?”

“公司啊。”她回答,“難道慕言深不準我出門?”

“慕先生的意思是,您今天可以請假在家。”

“不了,我可以去上班的。”

就因為被他折磨了一晚上,下不來床出不了門,所以連公司都不去了?

傳出去還讓人笑掉大牙。

管家說道:“那我讓司機去備車。”

“不用,我坐公交就可以。”

就慕言深的那些車,隨隨便便一輛都是百萬起。

她的身價,可坐不起那些豪車。

而且溫爾晚心頭還壓著一件大事冇有去做。

昨晚,慕言深要她的時候,冇有做任何措施。

不管是在車上還是回了主臥,他都冇有避孕!

他想要和她有孩子,又要求她備孕,自然是不會做措施,巴不得她越快懷上越好。

可是!溫爾晚不想要孩子!

所以,她要去買藥吃。

現在還冇過二十四小時,吃藥還有用!

下了公交車,溫爾晚冇有去慕氏集團,而是先去了旁邊的藥店。

為了防止遇到同事,她戴著口罩低著頭,直接拿了藥就去付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