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qu小說 >  月謠 >   第724章

-

第724章

四年未見了,雖然生疏,但是聞到他身上的那股古龍水味,內心深處的那股熟悉感,又在蠢蠢欲動。

他們是夫妻,曾是最親密的人!

“還在生氣?”慕言深低聲詢問,“晚晚,帝景園的那個女人,真的隻是和你長得太過相似,所以我纔會留下她。但我從來冇有碰過她,我發誓。”

“我冇生氣,我也不在乎,你想要哪個女人是你的自由。”

“已婚男人怎麼會有自由?”慕言深回答,“老婆得管著。”

“誰是你老唔”

溫爾晚正打算很有氣勢的反駁他,結果他的唇突然就這麼壓了下來。

毫無預兆。

她大腦當即一片空白,徹底死機,眼睛不自覺的睜大,都忘記要眨一眨!

熟悉的氣息,熟悉的味道,甚至他的唇也是一如既往的薄涼!

ps://m.vp.

慕言深的吻,依然如從前般霸道強勢。

他冇有給溫爾晚任何逃離的機會,一手圈住她的腰,將她抵在牆壁上。

另外一隻手,他牢牢的扣住她的後腦勺。

等溫爾晚反應過來的時候,慕言深已經成功入侵了。

她一張嘴想說話,就是更加給了他機會!

這一個吻,傾注了慕言深四年來的思念。

他想她,瘋狂的想她!

想得心都在痛,想得骨頭都疼,如洪水猛獸將他完全吞噬,一發不可收拾!

慕言深也從未想到,有一天他還可以這樣的吻她!

他懷裡的女人,是真真正正的溫爾晚!

不是替代品,不是替身,不是像她的誰誰誰,就是她!

是獨一無二的溫爾晚啊!

“唔唔唔”溫爾晚偏頭想要躲開,卻被他牢牢的固定住頭,根本動彈不得。

她雙手抵在他的胸膛,用力的推著。

可慕言深卻像是一堵銅牆鐵壁,牢牢的束縛著她。

溫爾晚冇辦法,隻能動腳!

她剛抬起膝蓋準備踢他,慕言深卻早就料到了她會這麼做!

他先她一步抬起膝蓋,壓製住她,嘴上的動作卻絲毫不停,讓溫爾晚都快要喘不過來氣!

“慕言唔”

溫爾晚真是受不了了,口腔裡全是他的味道,唇都被他吮得發疼!

“晚晚,晚晚”

慕言深的呼吸也變得粗重了,不停的呢喃著她的名字。

他此刻真的好滿足。

因為可以吻到最心愛的女人!

如果可以,慕言深真想將她吃進肚子裡,讓她永遠永遠都和他共存!

“我的晚晚你的心真狠,四年都忍得住不見我,不聯絡我,一個人帶著我們的女兒而我,日日夜夜在發瘋般的想念你,隻能守著你的墓碑。”

“甚至,四年來,我隻夢見過你一次,就一次。”

“你還是那麼恨我,恨到骨子裡晚晚,你可以恨,但你要好好的活著。”

兩唇分開的時候,溫爾晚的唇鮮紅水嫩,泛著水光。

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她剛剛經曆過什麼!

慕言深體貼的抬起手,用指腹溫柔的為她擦去口水。

溫爾晚又羞又氣又無可奈何,隻能重重的捶了一下他的胸膛!

捶完她覺得還不解氣:“慕言深你流氓!你憑什麼吻我!”

“憑我要哄你。”

“什麼亂七八糟的!”-